浙江:对全省27所高校开展专项监督检查

发布日期:2018-06-25 11:39

  日前,浙江省纪委监委对浙江海洋大学、温州医科大学、温州大学等多所高校的专项监督检查情况报告陆续结题,并附带系列问题线索清单。由省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和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组成的专项监督检查组,继去年完成对22所高校专项监督检查后,今年又对全省5所高校开展专项监督,及时反馈监督检查情况,要求高校限期落实整改。

  监察体制改革以来,面对监督对象范围的迅速扩大和社会对高校正风反腐的期待,浙江省通过整合监督力量,在对全省高校的日常监督中,探索以专项监督检查为主要内容的监督模式,不断拓展执纪监督工作新路径,全省高校政治生态不断向好。

  创新执纪监督模式 攥指成拳不留空白 

  监察体制改革以来,监督范围从全省68所高校17019名党员干部扩大到23349名行使公权力的监察对象,作为负责联系省教育厅和高等院校、高职高专的专门部门,仅有7位纪检监察干部的浙江省纪委监委第三纪检监察室工作量加大。

  “一只手伸开是五个手指头,攥紧就是拳头。对全省高校的监督,从来都不是我们一个室在战斗。”三室负责人说。对于第三纪检监察室而言,这批重要队友就是省纪委监委派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各市纪委监委和各高校纪委。

  掌握第一手信息,派驻“探头”作用不可小觑。如今,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一旦发现被监督单位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的问题,都及时报告,每半年还会报告一次驻在单位存在的突出问题。仅2017年,三室就与纪检监察组会商9次,分批约谈高校党委书记25人次、纪委书记52人次。

  每半年听取一次高校纪委书记口头汇报履行监督责任情况,三室已坚持4年。要求汇报见人见事见问题见结果,汇报结束后,省纪委监委分管领导还逐一对各高校纪委如何开展好监督执纪问责工作进行有针对性的点评指导。平均每次汇报收集问题40多个,提出意见建议20多条。

  按照重要工作会商通报机制要求,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各高校纪委发现和查处重大问题线索、重要案件,召开党委民主生活会等,须及时报三室备案。一年多来,三室与浙江大学、浙江传媒学院、浙江音乐学院等高校纪委共同研判问题线索,指导查办涉嫌严重违纪案件5件,指导浙江工商大学、温州大学等7所高校处置问题线索7件。

  三室还主动对接省委巡视工作。在省委巡视组对7所高校开展巡视“回头看”、十四届省委已开展的三轮巡视工作中,三室都积极向巡视组介绍高校政治生态基本情况,巡视结束后,及时推动问题线索处置,并按规定反馈处置结果。

  “由执纪监督部门领导并指导派驻机构,对接省委巡视工作,共同开展执纪监督的工作模式,有效覆盖了此前高校在多种管理体制下出现的监督‘空白’。”三室负责人表示。

  集中检查27所高校 专项监督精准出拳 

  “攥指成拳”之后,更要“精准出拳”。

  针对高校的专项监督自2017年3月开展以来,已覆盖27所高校。

  这是改革后执纪监督部门探索开展的一种全新监督模式——相比五年一度的常规巡视,专项执纪监督偏向于“短平快”,集中一段时间,整合一批力量,围绕某一阶段的某项重点工作开展监督,发现和查处一批问题,形成专门检查评估情况报告,推动监督工作取得更大效果。

  突出政治监督和关键少数,关注群众身边的腐败和作风问题,着重掌握高校政治生态状况。检查以形成高校党委和班子成员的“单位画像”和“个人画像”为目标,设置11个方面谈话内容、8大块27个检查事项,要求被检查高校党委提交关于政治生态状况自评报告,要求被检查高校纪委提交监督检查发现的问题及处置情况。

  在今年对5所高校专项监督检查中,检查组与校党委班子成员、部分中层干部共117名同志进行了个别谈话,发放并回收调查问卷522份,抽查学校2017年以来有关工作台账、财务账册2200余份,随机访谈在校学生17人。发现高校落实全面从严治党方面的问题53个,廉政风险22个,向学校纪委移交问题线索8个。

  在每次专项监督后,检查组都会及时总结,向被检查高校逐个反馈专项监督情况,抄送省委教育工委、相关高校主管单位党委和相关纪检监察机构,并要求在3个月内完成整改,起到了强大的震慑和警示作用。

  410名干部建立廉政档案 精准约谈抓早抓小 

  如何用好执纪监督中发现的线索,是监督工作流程中的重要一环。

  浙江省纪委监委将开展专项监督检查中收集的有关工作信息和问题线索,同步充实进去年建立的“执纪监督信息资料库”中。目前,联系监督范围内的410名省管领导干部廉政档案都已经建立。省纪委监委还计划在现有基础上,结合巡视监督、派驻监督、专项监督、审计监督收集汇总的情况,逐步建立“联系单位政治生态状况信息库”。

  不过,画准领导干部的“个人画像”仅仅是第一步。

  2017年12月,两场针对两名高校负责人的特殊谈话依次举行。谈话的一项内容正是在执纪监督中获悉并查实的违纪违规事实。

  整个过程“红脸”“出汗”,充满“辣味”。一位高校负责人事后表示,向组织坦白自己的错误后压力一直很大,晚上经常睡不好,组织面对面进行批评教育,心里触动很大。

  另一名高校负责人(党外人士)表示,这是他在省管干部岗位工作20多年来第一次接受组织面对面批评教育。

  谈话结束后,被谈话人分别在《批评教育登记表》上签字,由工作人员将登记表归入个人廉政档案,实行痕迹化管理,这也成为对高校省管干部进行批评教育规范化建设的重要内容。

  “如果在党员干部、公职人员有问题苗头或者初次出现问题时,能够把监督挺在前面,‘大喝一声’‘猛击一掌’,就可以避免上演‘好同志’变成‘阶下囚’的悲剧。”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浙江省纪委监委 || 责任编辑 郭兴)

返回顶部